佚名

吹爆凹凸一辈子(•̀⌄•́)

雷狮和安迷修的缠缠绵绵2(上)


一个关于愿望的故事。
       ps.雷安轮流抓瞎!?(不是)
       凹凸大赛进行到中旬,观战团先是兴致勃勃的看着所有刚拿到元力技能的参赛者为得到积分升级杀的死去活来,然后看到积分排名上前列的参赛者把积分差距不断拉大,当赛场上出现第一个满级的参赛者时,观战团的兴致就弱了下去。
        然后这些个有钱人又开始商量怎么玩才有意思,讨论哪些参赛者碰到一起会产生巨大的火花,寻思着把里面某些个从前认识的人置于死地。
        不过,他们说话都不算数。毕竟,在这个世界,钱不是万能的。
       第一阶段的比赛永远是那个规则,绝不允许变更。观战团也就只是个观战团,在这一阶段里的权利,还没有裁判球大。
       要说唯一可以改变这次规则的人啊,应该没有人。因为他们是神,凹凸大赛一共有七个神,创造他们的叫七创社,他们叫七神使,据说是七届凹凸大赛的最终胜利者。
       都是神了,那自然是不得了。据说他们有时候看到自己特别喜欢的东西,就会悄悄去找那个东西的主人,用一个愿望交换他的东西。
       “什么愿望都可以。”
        安迷修瞬间觉得自己好值钱,什么愿望都可以啊,只需要把这个东西给他。但他还是犹豫了,沉默了一会,他摆摆手:“给我时间考虑考虑。”
         “当然可以给你时间,但是如果我对你的那件东西失去兴趣了,那么你也没法许愿了。”
         “那么您什么时候会失去兴趣呢?”
         “不知道,也许永远不会。也许,我下一秒就没什么兴趣了。”
         “哦……”
          
          安迷修猛地睁开了眼。是梦?他叹了口气,对啊,自己哪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被神看上啊?居然在睁开眼的那一刻之前他信了。
          安迷修,人家可是神啊。你算什么?怎么可能被神看得起?
          被神看不起,但安迷修被雷狮看起了倒是真的。
         要说观战团觉得这场大赛最有意思的,也就只有两个。本来是三个的,但是银爵啊,可能命不好吧,刚爬上第三的位置就被不知名的东西给干掉了,不过如果银爵没被干掉,观战团倒觉得银爵也没什么意思,但是干掉了,他们觉得还是没什么意思。这群人在意的是干掉银爵的那个人,也许不是人。
           还是说说他们现在觉得有意思的两个吧。
          大赛第一嘉德罗斯,同时也是第一个满级的参赛者,总是千方百计去找大赛第二差一级满级的格瑞打架。每一次裁判球要把场地维修起码都是一个星期。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分过胜负。但是啊,观战团这些人脑回路都不大正常,他们关心的和这两个人的实力谁高谁低完全无关。你听听他们讨论的啊:
       “我赌三十座岛,那只猴子是攻。”
       “那你输定了,明显那个芦荟头是攻嘛。”
       “我也选原谅色。”
       “哪有受那么主动的?”
        ……
         此时打得热火朝天的嘉德罗斯和格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的关注点可没有那么奇葩。但是他们也不是想分什么胜负,嘉德罗斯只是想打架,只是想打架而已!
        而另一个有意思的就是目前第三和第四的“缠缠绵绵”。不止观战团看出来了,所有参赛选手只要是知道大赛中有安迷修和雷狮这两个人,当看到他们的时候绝对只会往自己嘴里塞一把狗粮。不知道的人呢?好吧,反应一会还是要塞狗粮。不过现在也没谁不认识他们了,除了那个叫金的新人。
         尽管安迷修铁定自己是个直男。但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俩gay里gay气。
         以前,安迷修碰到雷狮海盗团,雷狮还没动手,佩利就先上了,但现在,只要看到安迷修,雷狮就是叫佩利去和安迷修打架佩利也不会去了。
          连佩利都知道那是自己老大未来的…… 
         但雷狮和安迷修倒从没有认真打过一次。而且,雷狮从来没有伤到过安迷修。            
        所以现在大赛里所有人都以别样的眼光看着安迷修,也没有哪个小姐去请求他的帮助了。
         雷狮的人,大赛第三的人,除了第一和第二,谁敢动?况且第一和第二根本没有兴趣去和安迷修打。
          安迷修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无敌了。
          雷狮的人,其他人不敢动,雷狮敢啊。
          安迷修对雷狮的感情是假的,雷狮对安迷修确实是真的,但是雷狮也没承认过。自己知道就是了,雷狮是这么想的。
           但其实安迷修心里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排斥雷狮,只是自己的骑士道比雷狮要更重要一点点,所以他选择了后者。
           但他也经常感慨,雷狮啊雷狮,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好的职业你不做,偏要去当个海盗呢?完全和骑士道对立了啊。
          想那么多雷狮干什么?刚睡醒安迷修的安迷修又躺了下来。
         “要是真的可以许一个愿望啊…那我肯定是想要好多好多马和一个只有我来守护的人,然后我和他天天都在一起,我去哪她去哪。”不对不对,安迷修摇头,这应该算两个愿望啊。可是,他思来想去,一个都舍不得放弃。
          “哎呀!”安迷修闭上眼睛,“反正是梦!一个都实现不了啊。”
           一阵眩晕,安迷修又发觉自己坐在了七神使的中央。
          “我又做梦了?”安迷修笑道,“又是刚才的梦…”
           “你想好了吗?”七神使中的一位开口道。
          “没呢,我正在两个愿望之间纠结呢。”
          “你可以许两个愿望。但是你的东西两个都要给我。”
           “啊?那多不方便啊。”安迷修摇摇头,“好歹也要留一个啊。”
            “随你。”
            安迷修又醒过来了。
            这回安迷修开始觉得这个梦有点真实了。
            他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然而他并没有认真思考的机会。
           “安迷修啊。”雷狮放荡不羁的笑容安迷修见过无数次了,换作其他人,男生早就吓得魂都没了,女生看一次就神魂颠倒死而无憾了。
            但是安迷修完全免疫。他是个直男!
           个屁。
            要是以前,他肯定敢以骑士道的名义发誓自己的性取向没有问题。但自从碰到了雷狮,他觉得自己的择偶标准完全变了。
            什么标准啊?他有时候问自己。
            高一些,厉害一些,霸气一些,好看一些,高傲一些,还要心疼人一些……靠,这不就是要找男人过一辈子的节奏吗?
          “ 哪有这样的女人?”安迷修喃喃。
            然后安迷修发现雷狮完全符合这些标准。心疼人他也看出来了,雷狮对卡米尔那叫一个好啊,如果安迷修和雷狮不是死对头(在安迷修认为),卡米尔或许要被嫉妒死,好吧,他是骑士,怎么会嫉妒死别人呢?最多把自己羡慕死。
           可是,安迷修发现自己真正喜欢雷狮的那一天,不是因为他觉得雷狮完全符合这些标准,那个时候,他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择偶标准。
           他看上了雷狮的眼睛。
           这是安迷修这辈子见过的最最好看的眼睛了。老实说,第一次见雷狮,自己并没有被他的眼睛迷住,那个时候啊,他一直在念叨讨伐恶党,宣扬正义,一门心思的想要让雷狮改邪归正。
         当然这是不可能成功的啦。
         但是啊,安迷修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把雷狮干掉什么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隐隐约约安迷修觉着自己要是干掉了雷狮,会有点对不起他,感觉欠了他什么似的。
         后来,安迷修独自一人在大厅转悠时,听到了卡米尔被回收的消息。
          明明和安迷修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结果安迷修伤心了一天。
          “卡米尔啊,你大哥对你多好啊。”
          “你怎么就舍得丢下他了呢?”
          “恶党好可怜啊。”        
           “滚。”
           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安迷修的哀嚎。
           “恶党?!”安迷修转身看到缓缓走来的雷狮,“你不要伤心啊,卡米尔一直都会……”
           “滚。老子不需要安慰。”雷狮狠狠的瞪着安迷修,好像他是杀了卡米尔的人似的。
        但是下一秒雷狮就在安迷修身边坐了下来。
         安迷修一脸诧异的看着雷狮,眼神似乎在说:“你是不是伤心过度脑袋短路了?刚刚才赶人走啊喂。” 
          但是下一秒安迷修也坐了下来。
         雷狮倒没有给什么反应,只是望着空中的星辰。
         今天的星星特别亮,特别亮。
         安迷修猜想雷狮是在寻找卡米尔的那颗星星,这时安迷修悄悄撇过头看着雷狮。
         哇!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
         雷狮穿着白色的外套,里面配着黑色的紧身衣,把他的锁骨显现的特别好看。视线往上移,脖颈,下巴,嘴唇,鼻梁,然后是……
         让安迷修瞬间喜欢上雷狮的眼睛。
         深沉的紫眸上有着一颗颗闪亮的宝石,那是天空中的星星,把雷狮的眼睛点缀得特别亮。但是又透出淡淡的忧伤,给眼睛蒙上了一层薄雾,让安迷修没法看清。
         安迷修出神了,被雷狮重重敲了一下脑袋。然而,不仅没有让安迷修清醒,他反而更加呆滞了。
          这傻子今天脑子抽了?雷狮用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把安迷修盯着。
          安迷修居然痴痴的笑了。
          雷狮转头的那一刻,安迷修觉得整个天空的星星都映照在雷狮的眼睛里了。而且,他还看到了,有一颗蓝色的星星,在雷狮眼里显得格外的亮。
          “雷狮,卡米尔在你眼睛里呢。”
          “安迷修你犯什么毛病了?”
          “恶党,有没有人说过你眼睛特别好看?”安迷修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
           “啥?”完全不解安迷修风情的雷狮觉得安迷修没救了。但是安迷修的视角却看见,在安迷修说出“卡米尔在你眼睛里呢”这句话时,雷狮眼睛的那层薄雾散开了。
           这时安迷修脑子一热,砰通栽进了雷狮怀里。
           他面对的不是一脸懵逼的雷狮,而是七神使。
          “我们快没兴趣了。”
          “为什么啊?”安迷修瞪大了眼睛问道。
         “因为刚刚我们看到了更好的。”众神使回答。
         “那…”安迷修有点慌,他很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他也很清楚接下来,他们看上的那样东西的主人会面对什么。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安迷修会失去两个许愿的机会,这又是和安迷修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事,不过安迷修又不高兴了。
          但不是因为他要失去愿望。
          而是那个人要得到愿望。
          神有时候看到自己特别喜欢的东西,就会悄悄去找那个东西的主人,用一个愿望交换他的东西。        
           随便什么愿望都可以,代价自然不轻。
         安迷修很清楚神想要那个人什么东西,也很清楚那个人要许什么愿望。可是啊,就算那个人只许一个愿望,只失去一个东西,安迷修都觉得不行。
         尽管那个人都有两个相同的。失去一个还有一个,但是在安迷修眼里,只有一个就没什么意义了。
         许多天前,他莫名其妙的睡着,醒来看到自己坐在七神使的中央。然后七神使直截了当的问他有没有什么愿望。
          他们可以实现他的任何愿望,代价是他的眼睛。
          一个愿望一只眼睛,两个愿望两只眼睛。
          七神使当时是这么说的。
          “那么,我现在就要许愿。”安迷修道。
          “好。”七神使答道。
          “第一,让卡米尔复活。第二,你们要承诺不打雷狮眼睛的主意。”
            “抱歉,您的愿望最多实现一个。”七神使顿了顿。
           “而且,我们要拿走你的一双眼睛。”
           安迷修对于这个回答懵了。
           “为什么?七神使居然说话不算话。”安迷修看着最先对他开口的神使,希望有个答案。
           “因为我们没有多大兴趣了。”
          “一双眼睛一个愿望,现在还算便宜你了。”“对啊对啊,赶紧选一个吧!”“快点啊,我等不及去得到那双眼睛了。”
              七神使一下子炸开了锅,这不是安迷修认识的神使。
            雷狮啊雷狮,你是有多大魅力啊。要不是七神使被封印在这里,搞不好里面哪个女神使是强迫着要你娶了呢。
           “我们再给你十秒时间,你可以选择刚刚你所说的一个,我们拿走你的一双眼睛。当然你也可以不许愿直接走人。”
           “十,”安迷修彻底混乱了。
           “九,”安迷修当然要许愿啊,可是只能许一个愿望还要赔上一双眼睛多划不来啊。
           “八,”他一点也不想过早的当个瞎子。
            “七,”但他一点也不想雷狮失去他的眼睛,哪怕只失去一只。
           “六,”现在都无所谓了吧?反正这群神马上要去找雷狮做交易。
           “五,”然后雷狮就毫不犹豫的贡献一只眼睛把卡米尔换回来。
           “四,”然后安迷修就算是有眼睛也看不到拥有整个星辰的眼睛了。
           “三,”没时间了没时间了。
           “二,”把卡米尔换回来,恶党就不会和他们做交易吧?
           “一,”他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是凭实力抢过来的。
           “让卡米尔复活。”安迷修坚定的说。
           “好的,那么,你需要和我们交换你的眼睛。”
            “好。”安迷修闭上了眼睛,眼角淌出一滴眼泪。
            “醒了啊?”雷狮感觉怀里的人动了动,终于松了口气。
           雷狮没把安迷修一个人扔在这里,安迷修觉得是个奇迹。
         而在他缓缓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听见雷狮的声音颤抖着:“安迷修,你的眼睛怎么变成灰色了?”
           要说雷狮最看得上安迷修的一点,那就是他那双眼睛。虽然吧这个骑士傻乎乎的,干的事也傻乎乎的,但是他的眼睛永远都显得那么灿烂,那么活力,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方才雷狮转头的那一刻,发神的可不止安迷修一个人。
            仅仅对视了几秒安迷修就栽了过去,但雷狮看到整个星辰都在那一刻跑到安迷修眼睛里了。然后安迷修告诉他,卡米尔在他的眼里,可是雷狮却从安迷修眼里看见了那颗格外亮的蓝色星星。
            哇靠,安迷修你睡了一觉把眼睛都睡没了你是不是傻?
           “恶党,我看不见你啦。”安迷修轻松的语气却显得十分沉重,“哎呀,好黑啊。”
            雷狮只是沉默的看着他。
           “恶党,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卡米尔,他要回来了哦。”
            然后雷狮感到大脑一阵眩晕,然后他倒下去和安迷修一样,发现自己坐在七神使的中央。
             “参赛者雷狮,我们想和你做个交易。”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七夕快乐!

雷狮和安迷修的缠缠绵绵(已完结)

     系统出了故障。
        安迷修就是这么不幸的落入了这个bug。他的名字在积分榜上消失了,而他人还活着。
        什么鬼?安迷修一脸茫然的叫出裁判球:“什么意思?我死了?”
        “没有没有安迷修大人,系统出了故障,您只是暂时消失了而已。一旦恢复我们会修复您这个漏洞的。您现在依然可以进行比赛。但积分不会照常统计,我们会做补偿的。”
        意思就是让我该干嘛干嘛?
         安迷修自认倒霉,总比死了好。他看了看自己,差点没把身旁的裁判球弄死。
          我怎么成这个鬼样子了?这分明是雷狮海盗团的佩利!安迷修一把抓起裁判球:“你给我解释一下!我这会这个样子是什么鬼?”
          “这是……刚刚回收的参赛者的样子。”裁判球弱弱的答道,“都是bug,安迷修大人,系统会处理好的!”
         然后裁判球被粉碎,这是安迷修第一次破坏大赛公物。
         真想学恶党来句粗话,但骑士道让他还有些理智。
         这么说,佩利刚刚被杀死了?宇宙第一雷狮海盗团的人,排名第十的高手,居然就被杀死了。
        安迷修思考着自己的去处,他的脑子一直在提醒他:“隐瞒身份去找雷狮。”只有这么一个答案。难道要带着这个样子一个人到处瞎晃?况且他还不清楚佩利的元力技能,更别说使用方法了。
        况且,安迷修现在挺像见他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
        活该自己倒霉啊。安迷修一脸无奈。
        只有去找雷狮,只能去找雷狮。堂堂雷狮海盗团的死敌现在却只有这么做。
        于是安迷修避开来往的人四处去找,就算被人碰到了也不要紧,所有人都知道佩利喜欢一个人冲在前到处找打架的人,而雷狮总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泼佩利一头冷水。所以没人敢去主动招惹他。安迷修觉得这算是唯一一件幸运的事了。
         不远处,他看到风中飘动的白色头巾,而他的主人就是他“千辛万苦”寻找的人。
         “恶党…”不对,现在应该称呼……雷狮老大?他和佩利打过一次,他听过佩利被雷狮叫回去时对雷狮的称呼。
          “雷狮老大!”安迷修别扭的叫道。
         果不其然,他看到雷狮有那么一瞬间是懵逼的。
        唉,反正现在唯一的希望只有雷狮了,勉为其难的叫那么一声也不要紧。
        然后卡米尔把安迷修的希望瞬间搞没了。
        “佩利!?”卡米尔看了一眼雷狮,“竟然没有死……”
         安迷修有点懵,因为这句话更多的不是惊喜是杀意。
         等等……安迷修好像知道了什么…不不不我一定判断错了。
         卡米尔冷不丁的出现在他眼前,一拳打了过去。“佩利”没有反应过来撞上了身后的岩石。
         卡米尔想要再次攻击,令安迷修和卡米尔都没有想到的是,雷狮制止了他。
          安迷修看到他缓缓靠近自己,轻轻地笑道:“既然还在,继续跟着。”
          安迷修彻底懵逼了,不过他松了口气,雷狮没打算杀他,尽管卡米尔一直狠狠的盯着他,盯着“佩利”。但他终究要听大哥的话,没有再对他有动手的意思。
         于是他起身跟了过去。
          安迷修若有所思的看着周围:“雷,雷狮老大,帕洛斯呢?”
          他看到卡米尔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死了,被我杀了。”雷狮的表情却十分淡定,卡米尔疑惑的目光又投向雷狮。
         “哎?为什么?”安迷修被吓了一跳,隐隐的不安,他似乎知道卡米尔为什么这样看他,为什么对他大打出手,但看着雷狮好像感觉事情不是他想象的这个样子。
          “腻了。”
          “哈?”“佩利”的头发炸毛了,恶党啊恶党,你居然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突然想给他后脑勺来一下,不过自己也可能不保,现在的他连元力技能是什么都不知道。何况卡米尔一直在看他。
          “那为什么不杀我?”安迷修鼓足勇气问出了这个问题,也是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
          “你命大。”雷狮撂下这么一句话加快了速度。卡米尔回头看了一眼“佩利”便跟了上去。
         什么鬼?安迷修开始思考自己一个人是不是会更安全一点。但他还是跟了上去,因为从刚才到现在,雷狮的语气始终都算平和,确实没有要杀他的意思,应该吧?
         安迷修发现佩利的名字出现在了积分榜上,第九名,因为帕洛斯死了,而安迷修的名字却始终都没有上榜。
         这个要命的bug。
         他想去试探下雷狮。
         “雷狮老大,那个安迷修好像死了。”安迷修尽量装得像佩利一点,当然他对佩利形象并不是那么了解,只是靠自己感觉去模仿着。
          “嗯,我杀的。”雷狮嘴角微微一笑,“我把他用雷烤焦了。”
          这一次卡米尔没有注视他,一直埋着头。
         安迷修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恶党你在手下中的伟大形象是这么建立的么?真想把你的脸转过来狠狠给你一巴掌。竟然还对手下痛下杀手。
          安迷修怀疑雷狮到底是不是人?
          卡米尔开口道:“大哥,接下来……”
         “去休息区,也该好好放松一下了,反正大赛后天就结束了,我们的积分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超越的。”雷狮瞥了一眼“佩利”,漫不经心的问道:“要吃什么?”
         “啊?什么?”安迷修刚回过神来,“你刚刚说什么?”
         他忘记加雷狮大哥这个后缀了。
         安迷修这才意识到好像穿帮了,结果雷狮只是默默转过身,耐心的重复了一次:“我问,你吃什么?佩利。”
         这话怎么冷飕飕的。安迷修想到,不会打算给我下毒把我毒死吧?
         “雷狮老大,我还不怎么饿。”
        卡米尔小声在雷狮耳边嘀咕了一句,看了“佩利”一眼,进了休息区。
         “我们也进去啊,你很久没喝酒了吧?佩利。”雷狮笑道。
         “啊?是啊……好久…没喝…酒?”安迷修预感事情要越来越糟了,必须想个办法闪人。眼前的雷狮简直比之前任何时候的雷狮都可怕。
           溜了溜了,安迷修想。
         “雷狮老大,我突然肚子疼,要去厕所,今天不能喝酒。”安迷修现在只想闪人,他自己都知道,肯定暴露了。
        只希望雷狮放他一马,然后在系统恢复正常前他绝对离雷狮远远的。
         “肚子疼?我看你平时身体挺好啊。天天嚷着要讨伐邪恶,伸张正义。”雷狮凑到“佩利”耳边,“是不是啊?安迷修?”
          安迷修他这辈子都不想见到雷狮了。
         “什么时候……”安迷修还没说完,雷狮把他拉进了一个房间锁上了门。
          “什么时候?”“佩利”跌坐在沙发上问道。
        老实说,在进休息区之前,安迷修一直觉得自己演的蛮好的。
          雷狮没有回答,只是倚着门。
         “恶党,你好歹给句话啊。”
         “哈?我给句话?现在最应该解释的不是你吗?安迷修?”雷狮笑道。
          “系统出了故障,我就变成佩利的样子了,过不了多久系统就会恢复。就是这样。”
          “不是这个,为什么找我?”
         安迷修一下子怔住了,怎么回答?看着雷狮一脸认真的表情,觉得他肯定希望自己给他一个正经一点的答案,弄的他不高兴,搞不好自己的小命一下就没了。
         现在,他就是雷狮眼里的“鶸”。
         要完。
         突然安迷修看到雷狮的表情微微抽动了一下,身子立正了一些。
          安迷修下意识看着自己,棕色的发丝飘到了他眼前,变回来了?变回来了!
         没有搭理雷狮,他查看着积分榜的排名,佩利消失了,安迷修回来了。
        他松了口气,可雷狮似乎没有让他离开的意思,表情还凶恶了一点。
       “安迷修,你最好给我个解释。”雷狮道,“现在我很不爽,我感觉被你摆了一道。”
       在下冤枉。安迷修暗暗叫苦,但看着气势汹汹的雷狮,他也不打算退让,起身站起来:“事情经过我都说了,现在系统恢复了。还要我解释什么?”
         “我没兴趣听你的经历。”雷狮冷冷道,“为什么找我?”
          “哎?”安迷修直冒冷汗,“佩利是你们海盗团的人,当然找你啊。”
          “他死了。”
          “我不知道你知道他死了。”安迷修觉得这句话有点绕,也不知道恶党知不知道他的意思。
          他快把自己绕晕了。
          “他被我杀死了,你说呢?”雷狮靠近他,“帕洛斯和佩利谋反,被我劈死在你看到我的那个地方。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
           猜对了,安迷修之前的那个猜想。
          雷狮转身开门走了出去,卡米尔在门口等着他,雷狮走了几步,头也不回的对安迷修说。
          “别让我看见你。”
          安迷修站在原地,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老实讲,雷狮的这句话让他很不开心。
          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情突然变得这么糟糕,明明系统恢复,他还拿到了一笔不错的积分赔偿,可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不见就不见。”他不知道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雷狮说的,反正那个时候他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在不住的发抖,不停的重复着,别走,别走。
          第二天,安迷修发现积分榜上卡米尔的名字没有了。安迷修感到深深的不安,来源全都是雷狮。
         安迷修怀疑自己被雷狮洗脑了。
         他满脑子都想着他,可每一次他寻思着去看看他时雷狮的那句话又总是会冒出来。
          然后他依旧在这伸张着他的正义。
         也没有听到关于雷狮的任何消息,安迷修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打开积分榜看到自己名字前面的两个字,才会感到安心。
         安迷修基本上一直都是闲着的。
         凹凸大赛最后一天,安迷修从其他参赛者口中得知雷狮一个人去挑战嘉德罗斯团队了。
         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心急,他的脑子最近都秀逗了,一碰到雷狮的事他就是很亢奋。
         总之,安迷修跑去了火山,雷狮和嘉德罗斯约架的地方。
         安迷修气喘吁吁的到达火山口时,雷狮和嘉德罗斯正在纠缠,嘉德罗斯的手下已经一个昏迷一个回收。
        恶党还算厉害啊,安迷修想。
        他迟疑了一下,踏着凝晶把雷狮拉了过来。
        “安迷修你?!”雷狮的怒火感觉快烧到安迷修脸上了。安迷修还算淡定,把雷狮丢到了陆地上才松手。
        “又来了一个渣渣?”嘉德罗斯的大罗神通棍闪闪发亮,似乎想要一招把安迷修打碎。
         “我不打算和你打,嘉德罗斯。”安迷修道,“也不打算让他和你打。”
         “啧,渣渣。”嘉德罗斯看了看昏迷的祖玛,一道闪光没了踪影。
         “在下告辞。”
         “安迷修,我可没打算罢休。”雷狮抹了抹嘴角的血,“老子现在送你上天怎么样?”
         “我是好心,恶党。”安迷修道。
         “我管你的,卡米尔被嘉德罗斯杀了,我去给他报仇管你屁事。”雷狮咳出一口血,“你最好马上消失。”
          正想转身的安迷修突然不打算走了。
          身体不由自主的向雷狮靠去,安迷修解下手臂的绷带给雷狮受伤的手臂包扎。
          出乎意料,雷狮没有反抗,准确的说,是没有反应。
         “我说安迷修,”雷狮微眯着眼,“你不会喜欢上老子了吧?”
         “哈?”这次安迷修给了雷狮重重一个巴掌。
         “我靠,安迷修我现在真是搞不懂你。你是打算救人还是杀人?”雷狮捂着发烫的脸,看着满脸通红的安迷修。
          “安迷修你……”
         突如其来的岩石砸了下来,还伴随着点点岩浆。一块尖锐的石头在安迷修上方飞速下降。一股冲击把安迷修弹开。怎么回事?安迷修看着摇晃的火山口。
         显示器上出现了丹尼尔的身影。
         “非常抱歉,请各位参赛者马上到大厅集合。比赛场地现在突发变故,请速到大厅避难。过程中死亡的参赛者将照常回收。”
          变故?比如火山喷发?
          安迷修冲着雷狮吼道:“该走了,恶党。”
           “嗯,该走了。”雷狮一动不动。
          “恶党?”
           安迷修瞥见雷狮身下有了一大摊血。
          “怎么回事?”安迷修问道,“我明明没看到伤口啊。”安迷修突然看见雷狮的肩上的血正一点一点蔓延到胸膛。
           “恶党?”安迷修浑身颤抖着走过去。那块石头把雷狮的后背捅出一个大洞,背上全是被岩浆灼伤的痕迹。
          那股冲击???恶党???
          雷狮觉得自己的脑子最近秀逗了,看到安迷修头上的岩石砸下来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心急,一碰到安迷修的事他就很亢奋。
          总之,雷狮在安迷修发神的那一刻推开了他,然后岩石就砸了下来,刺穿了他的后背。
          前天和安迷修分开后,他满脑子都是安迷修,他简直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被安迷修洗脑了。他寻思着去找他,但每一次他的那句话总会冒出来。
          然后今天安迷修来找他了。
           他居然感到安心,在这之前,只有卡米尔给过他这种感觉。
           雷狮跪在地上吃力的喘气,背后的鲜血依旧随着时光不断流淌。
           “雷狮,雷狮……”安迷修眼前曾经那么桀骜不驯的人,对他放狠话的人,现在居然跪在他面前,以如此狼狈的模样。
           要是没有这些血,安迷修估计要狠狠嘲讽雷狮一番。
           但鲜血就赤裸裸的摆在他眼前,安迷修心里苦苦的,他弱弱的说:“恶党,我带你走…”
          “安迷修,为什么是我?”雷狮的脸上第一次被安迷修捕捉到了凄凉。
           答案已经到了嗓子眼被安迷修活生生咽了下去,不,不要说出来。他的理智,他的骑士道不停的告诉他,雷狮是恶党,正义与邪恶,不需要多余的感情,这是不被容许的。
           “因为佩利是海盗团的一员。”
           雷狮死死盯着安迷修:“你还真是…”
          他没有说下去。
           “滚。”良久,雷狮狠狠的说出这个字。
           “我得带你走,我得救你。”安迷修道,“快没有时间了。”
           “你也知道没时间了还不跑?救我?安迷修,我快要死了是拜谁所赐?你还能救我?”雷狮靠到背后的岩石上,便没有力气再动了。
            沉默。
            火山口摇晃的越来越厉害了。
            “安迷修,你是铁了心的要陪我死?”雷狮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那来陪我坐会儿。”
             安迷修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他看着雷狮苍白的脸,出奇的冷静。
            “真不走?”雷狮微微睁开眼睛,斜视着安迷修。
             “不走。”安迷修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
            “那好,我问你。”
            “为什么是我?”
           雷狮已经第三遍问这个问题了。
            “啧,都是要死的人了,你还不好意思?”雷狮靠着安迷修的肩头,“你喜欢我。”
            安迷修没有回答。
            他的大脑现在一片乱麻,根本没法思考。
           “咳,安迷修,我真是搞不懂你。”
            雷狮闭着眼吃力的笑着。
           “恶党,那天什么时候认出我的?”安迷修看着火山口,这是他沉默了这么久好不这么容易想了一句话。
           “你居然,咳,还在想这个。”
          “你可以不回答我,就像我没有回答你一样。”安迷修的视线上移了一点,天空阴沉的可怕,黑暗好像随时要把他们吞噬了一样。
          死亡的钟声在敲响,但安迷修还不希望这么快。
         “我看了你一眼就认出来了。”雷狮整个人瘫倒在安迷修怀里。
         “恶党?”没有回答。
         “恶党?”安迷修看着积分榜上自己前面的名字,还没有消失,还没有消失,他还在,他还在。
           “我……”安迷修看着怀里双眼紧闭的人,嘴角凑到了他的脸上,落下了轻轻地一个吻。
           “啊……”看着眼睛突然睁开的雷狮,安迷修惊慌失措,但并没有推开他,反而抱的越来越紧。
           “咳,安迷修,你可以啊。”雷狮套路成功后露出狩猎者胜利才会有的笑容。
            “可以了,安迷修。”雷狮笑道,“松开我,你该逃了。”
            雷狮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化成碎片,积分榜上,安迷修变成了第三名。
            “雷狮?雷狮!”安迷修绝望的看着他怀里温热的身体变得模糊,“不…不…”
             “安迷修,你还真是倔强呢。”雷狮微笑着看着他,最后还是得不到那一句话,雷狮想要的那句回答。
           “恶党,我喜欢你。”只有在漫长的梦里去听了,雷狮认命的闭上眼。
           安迷修看着雷狮留下的绷带,上面没有一点血迹,是那么干净,纯粹。
           安迷修喃喃着,火焰喷涌而出,他却不打算躲。
           “我……”
          火焰吞噬了整个赛场。
   
           “嘿!老姐!安迷修死了!”埃米看着积分榜上的排名,“雷狮也死了。”
           “肯定是去干什么伸张正义的事把自己搭进去了。”艾比道,“说不定就是安迷修和雷狮同归于尽了。”
           “那安迷修还真是个好人。”
           “不过是个没马的骑士,不过,我现在觉得他蛮帅的。”艾比眼里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还算对得起骑士道。”
             “一群渣渣。”听到对话的嘉德罗斯不屑的看着天空,“真是搞不懂人类。”
            嘉德罗斯大人,关于人类的情感,您还有很长的路。
            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啊。
           该有的告白并没有,只有一大堆刀子。银爵是当时见证这场生死离别的唯一吃瓜群众。不过,让他有一点点意外的是,雷狮和安迷修居然都是gay。
           不是死敌吗?打着打着就来了感情?银爵都有些搞不懂了。
           新的比赛三天后进行,这场灾难减少了预期之中一半多的人数。
           宇宙第一的雷狮海盗团传言被安迷修给打翻了,然后啊,安迷修真成了大家心目中最后的骑士。雷狮呢?当然是恶党,但在其他恶党的眼里,他也算是个英雄。
            真是缠缠绵绵的纠纷,真可惜没有什么结果。要是今后遇上一个脾气倔得连雷狮都拉不回来的人,赶紧躲得远远的吧。
            活受罪,最后还把自己搭进去。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