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片儿

吹爆凹凸一辈子(•̀⌄•́)

通讯录(续)


       (可悲可气的辣鸡输入法)
          安迷修现在只有一个手机啦。
          因为在他以为雷狮死了的第二天,雷狮又像大变活人一样回来了。
          “那些医生都以为我死了,其实我只是休克了!”雷狮在他面前手舞足蹈的讲述自己是怎么在那么多人惊讶的目光中走出了医院大门来到他面前。
           安迷修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他冒了句:“雷狮你脑袋上的伤真的不打算止血吗?”
       
           反正是个美满的大结局,安迷修也十分高兴的接受了雷狮离奇的故事。
           这一天雷狮依旧躺在沙发上刷着微博。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问了句:
        “安迷修啊,我'死'了的这一天你有没有偷看过我的手机啊?”
          “放屁,我才没有那个闲心。”安迷修回绝道,况且要看也是正大光明的看。
           “不过我改了一下我的手机通讯录。”安迷修神秘的把手机递给雷狮,“自己看。”
           雷狮接过去,打开后惊呼了一声。
           “分手吧,安迷修。”雷狮破门而出。
           留下安迷修一个人在屋里,一愣一愣的。
          What   happened!?
            安迷修颤颤巍巍打开手机通讯录。
          “靠……”
           不是“爱雷狮”,是“唉蕾丝”。
         
           此时的雷狮把通讯录的“安迷修”改为了“直男安迷修”。
           啊啊当然是通讯录最后一位了。

          真是个“美满”的大结局。

今天的安迷修依旧十分纠结

电荷

做物理作业时的脑洞。

       “…”安迷修一脸委屈巴巴的看着雷狮。
       “?”雷狮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安迷修。
       “物理书上说,同种电荷相互排斥。雷狮啊,要是我和你带同种电荷那岂不是永远没法在一起了?”安迷修哭丧着脸,一本正经的说着。
        雷狮这时特别想说:安迷修你这个傻逼,脑子里在想什么不实际的东西?
        不过雷狮没有这么说。
         他笑着揽过眼前的人:“你看,这不是在一起了吗?”
          安迷修依然不放心的问:“那万一我们又变成同种电荷呢?书上说,得到电子会带负电,失去电子会带正电,要是哪天我们电子发生转移了怎么办啊?”
            雷狮沉默了一下,他依旧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安迷修,你的笔记不完整。”
            “同种电荷相互排斥,异种电荷相互吸引。”
           “可是你根本不带电啊。”

这年头想死多不容易啊


来源于今天过马路突然想到的梗:
这一天,作为低头一族的安迷修过马路时也不忘在手机上发送着什么。
汽车鸣着尖锐的喇叭声,安迷修不为所动,然而汽车没有撞上他,在离他只有0.000000000001米的地方和他擦肩而过。
总之就是没有撞上他就是了。
安迷修抬起头,眼里满是迷茫,手机上发送的是:我要来找你了。
收件人:雷狮。

会不会有那么一种猜想,死去的人会一直呆在你身边,只要他可以做到,任何时候他都可以保护你,自己默默承受着代价。

当你因为某个爱你的人离开而想要去死时,你通常都不要去这么做。
因为有个人在默默承受着你的这种想法并帮你付出代价。

啊啊,乐观一些或许好点,毕竟死了也不一定见得到。
你还要去找,对不对?
安迷修把手机放进了兜里……

通讯录

突然想到的刀梗

雷狮手机的通讯录中,安迷修是第一位,因为他是a开头啊。安迷修手机的通讯录中,雷狮也是第一位,因为是雷狮啊,他爱的人。所以他给他的备注是:爱雷狮。

这两个手机现在都是安迷修的。

emmmm可以适当扩写成一篇刀子了……